第269章 第 269 章(1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我是黑暗, 我是恐惧, 我是布鲁斯韦恩!  “好。”
说话间,小厨房的膳食已经送了过来, 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
“我这儿小厨房刚换了个厨子,做南边的膳食特别拿手。”宁王妃拿起了筷子,对儿子说, “行儿这么早来, 我瞧着也是没用过早膳, 就陪母亲在这里一道用了吧。”
宁王妃如此殷切, 谢易行自然也不会拂了她的意。
见儿子答应, 宁王妃脸上的笑意扩大。
来请安的柔嘉郡主在踏进母亲的院子时, 就听见里面传来了母亲的笑声。
她还愣了一下, 问来迎自己的大丫鬟紫鸢“母亲今日怎么这么高兴?”
紫鸢是宁王妃一手教出来的大丫鬟, 性情柔顺又不乏大气。
闻言, 她对柔嘉郡主微笑道“回郡主, 三公子过来了。”
柔嘉郡主“三哥哥?”
她自回了王府,跟所有人相处都亲近融洽,只有三哥谢易行时常不在府里,也不大见人,她才没能像跟大哥二哥一样与他亲近。
柔嘉郡主想着,迈进了门内。
宁王妃正跟儿子坐在桌前, 见女儿进来跟自己请安, 又叫了一声“三哥”。
“嘉儿来。”宁王妃掩不住开心地朝她招手, “跟你的三哥有许久未见了吧?”
“是。”柔嘉郡主走了过来, 坐在母亲身旁望着自己的三哥,“柔嘉有许久未见三哥了,三哥今日的气色很好呢。”
谢易行虽与她少见,但看着自己的妹妹,还是温和了目光。
柔嘉郡主今日是在自己的院子里用了早膳才过来的。
她跟宁王妃撒了会儿娇,要到了去镇国将军府——自己的手帕交那儿参加赏花宴的许可之后,就兴冲冲地走了。
宁王妃望着她急急离开的背影,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
虽这么说着,眼中却还带着笑意。
谢易行在旁看着,等到柔嘉郡主走远后,这才开口道“妹妹来母亲这儿,是要求母亲让她去参加赏花宴,我来母亲这儿,同样有件事要求母亲。”
“什么事?”宁王妃忙道,高兴于儿子有事情需要自己帮助。
她对流落在外吃了几年苦的女儿感到愧疚,对在战乱中伤及根本无法行走的儿子愧疚更多。
柔嘉平日提出一些事,要是稍微出了格她还会驳回,但是不管小儿子提出什么,哪怕是要天上的星星,她也会去给他摘来。
就见儿子从腰间解下了那枚他带在身边多年的玉佩,放在桌上。
宁王妃有些不解,只听儿子说道“儿子这玉佩上的络子磨损了,想母亲找人来替我换一个。”
原来是这个。
宁王妃伸手拿起了玉佩看了片刻,又转头去看背后的张嬷嬷“你看这个玉佩,张嬷嬷。”
“老奴记得。”张嬷嬷凑上前来,仔细地看了看这枚玉佩,对谢易行说,“老奴还记得,当日老王爷得了玉佩跟玉坠,一并赏赐给了王爷。王爷又将玉佩给了三公子,是我们当中手最巧的孙嬷嬷给配了络子颜色,又亲自打好了给三公子系上的。”
那时王妃还未临盆,郡主的那枚玉坠就收在了一个盒子里。
宁王妃纤长的手指在这磨损的络子上抚过“这一晃眼十几年都过去了,络子也是该换了。”
谢易行见母亲抬起头来,拿着玉佩对自己说“我这屋里,就属青梅的手最巧,就让她给你好好地打几个新络子。”
说着,对正侍立在一旁的丫鬟道,“青梅来。”
青梅是宁王妃院子里的二等丫鬟,也是自小就在府里的,谢易行听她应了一声是,看着有些欣喜地走了过来。
见王妃叫自己,青梅心中甚是高兴。
各个院子里的一等丫鬟都是有定数的,她想要再往上一步,就得等宁王妃院子里的一等丫鬟哪个被婚配出去。
可是,王妃院子里的家生子个个都是婚配府里的管事,便是成了婚,也是要留在院子里的。
纵观府里那么多主子,只有三公子身边没有丫鬟。
王妃让她去给三公子打络子,若是表现得好,得了三公子的欢心,便是从此随侍在三公子身旁也不是不可能。
这样,她一去就是一等丫鬟。
青梅心中转过这些念头,才要到王妃跟三公子面前跪下,就听三公子开口道“不必了。”
这三个字令她动作一顿,脸上的笑容也凝住了。
“行儿?”宁王妃倒是没有在意,只是看向了儿子。
“母亲身边的人都是有用的,派到我那里去,合用的人不就少了一个?”谢易行放下了杯子,“况且我已经有人选了。”
宁王妃有些意外“行儿有人选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