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四章 独立思考(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具体的名字我记不太清了。”
迪卡捏了捏眉心,看起来很是疲惫。
“我只记得活动的主题好像是为了促进园区内各个入驻企业之间的相互了解,之类。
收到通知的时间,应该就在活动前一两天。具体哪一天我记不太清了。
不过当时的通知邮件还在我邮箱里。如果需要具体的时间,我随时可以将通知邮件里的信息提供给你们。”
说到这,迪卡又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只听他用略带哭腔的声音说到:
“都是我不好,去参加什么活动。
如果我按照之前和仑嘉约定好的,去陪她过周末,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看到迪卡如此模样,简仁也是不忍再问。她看了詹姆斯一眼,见对方点头。知道需要询问的内容已经足够,她便又开口简单安慰了几句。
之后,简仁与詹姆斯一起告辞离去。
走出迪卡家大门,那场突然起来的风雨,早不知在何时已消散无踪迹。
炙热的阳光再一次接管了这片大地。残留在绿叶与水泥地面上的雨水,被其烘起,空气里全是湿热的味道。
这种时候,从凉爽的室内走出,也算的上是一种挑战。
并不想在这场挑战里证明自己身体的承受能力,简仁与詹姆斯用最快的速度跳上了停在路边的巡逻小车。迅速打开全封闭恒温模式,一路直奔卫所而去。
回去的路上由詹姆斯负责驾驶。简仁也没有闲着,又将之前与迪卡见面的整个过程,仔细回顾了一遍。认真琢磨着对方的表情与情绪变化,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可疑之处。
而在迪卡家中并没有发现另一位迪卡的存在,也没有找到什么可以证明他曾经存在过的痕迹,这一点令简仁有些小小的失望。
或许是隐隐中希望也有其他和自己一样的再生人存在。简仁直到此时依旧不愿放弃两个迪卡的猜想。
至少在没有弄清那个关于两个迪卡的视频来源之前,简仁清楚的知道,自己不会这样轻易的放手。她想要看看,那个隐在幕后,借着造假视频讲述真实故事的人究竟是谁。
回到卫所,简仁与詹姆斯就刚才的现场询问再次简单交换了一下意见,以确定调查报告中将会涉及到的具体内容。
詹姆斯的态度比较明确,他还是保持自己一贯的作风,一切靠证据说话。所以,除了必要的问询信息,他并不赞同在报告中提出两个迪卡的这一调查方向。毕竟,并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为其作为支撑。
从对方尽可能简洁的谈话内容中,简仁很快察觉到,詹姆士已经对这个案子不再感兴趣。只是一副公事公办,你需要协助,我就来协助你的态度。
本想邀请他与自己一起私下继续调查此案的简仁,看到对方这样的态度,想说的话终是没有说出口。
两人随意聊着报告,一个已经打算完成协查任务便退出此案,一个则是只想快点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看是否有什么新的进展。心不在焉的两人,就连讨论案情,也开始变的有些索然无味。
于是,在简仁主动揽过写报告的工作后,两人便就此分开,各忙各的去了。
终于回到自己的座位,简仁并没有急着开始完成协查报告。而是打开了时实上传的办案录像,又将询问迪卡的一些细节重新回顾了一遍。
看着画面中迪卡那并不特别激烈的反应,简仁却是感受到对方整个状态里的悲伤是那样真实。
看到这里,她也不禁问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吗?
难道根本就没有两个迪卡的存在?否则,迪卡为何会如此悲痛与仑嘉的离开?
按照她的猜想,仑嘉是由两个迪卡中的一个杀死的。那么眼前画面中的人怎么可能伤心的如此真切?
看着屏幕上的迪卡,简仁的眉头渐渐皱起。脑中的想法开始快速更新,她随手扯过一张白纸,开始在纸上一条一条的列出脑中所捕捉到的思路。
1两个迪卡一起策划并实施了这场犯罪。
看着白纸上写下的这句话,简仁摇了摇头,在后面打了一个叉。
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先不说没有找到关于第二个迪卡存在的蛛丝马迹。就连迪卡在询问中所表现出来的,无比真实的悲痛,就说不通。
而且,在之前的推论中,简仁将两个迪卡对仑嘉痛下杀手的主要原因,归咎于仑嘉发现了有两个迪卡存在的之一秘密。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现在仑嘉已死,秘密也没有泄露,迪卡应该高兴才对。
要是说,在这样一种心头大患终于解决的情况下,他还能装出那样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简仁对这一点深表怀疑。
想到这里,简仁再次提起笔,在纸上写下了另外一种可能。
2其中一个迪卡策划并实施了犯罪(凶手迪),另外一个迪卡(面谈迪)并不知情。
如果是这种情况,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简仁顺着这个思路,将案情从新梳理了一遍。
首先,杀人的那位迪卡,也就是凶手迪,应该不难获得目前这位迪卡,也就是刚才回答督卫询问的那位迪卡,面谈迪的行程。
“凶手迪”在得知“面谈迪”行程后,选了一个“面谈迪”出席公共活动的时机作为犯案时间。这样一来,“凶手迪”就可以利用两人一模一样这一点,获得不在场证明。
但作案的整个过程“凶手迪”并未告知“面谈迪”。
所以,当今天她与詹姆斯找上门去,见到的“面谈迪”时,“面谈迪”事先并不知晓此事。这也就解释了他在听闻女友噩耗后,为何表现出的悲伤如此情真意切。
另一方面,“凶手迪”在完成杀人后便躲了起来,并未回到家中。甚至从一开始,他就并没有住在之前迪卡的那栋房子里。这个假设,便可以解释为何房间内找不出曾经住过两人的痕迹。
可是这么一来,又会延伸出另外两种新的情况。简仁在那条推论下继续写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