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零七章 若我不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那名王族准帝直接撞在那空间壁垒之上,被震得飞退回来。
他眼中带着浓浓的惊色,死死盯着夜峰厉喝道:“人皇之子,你一定要和我天神一族作对到底吗?你已经废了,躲起来你会活的长久一点,人族灭族是大势所趋,是天道使然,凭你一人,凭你们父子改变不了,纵然魔祖出现,面对我天神一族的盖世存在,想要反抗也只是螳臂当车!”
那名王族强者看着这方空间道痕凝结的牢笼,他自知无法脱离,因为他知道夜峰在空间大道上的造诣有多惊人,曾经他都无法突破,更何况如今这种空间力量比以往更加恐怖。
“我身负人族帝体,如今你们降下浩劫,人族大陆上无力阻拦,我不来谁来?”
“纵然我修为散尽,废了又如何?人族称为我邪,我不在乎,有人称我为邪帝,即为帝,肩上便有护佑人族的责任,若我不来,便是愧对帝体,若我不来,天下何安?”
夜峰话语平淡,然而此时他眼眸中却泛起了一丝丝光彩。
修为真的登临这一步,能与寻常大帝抗衡之时,心境天翻地覆,无形中肩上似乎多了一种责任,因为站得高,凡尘俗事已经不在他眼中,所看到的只有那些能威胁到人族安危,能威胁到他的至强存在。
夜峰负手而立,再度催发空间道痕,将这方本就牢固无比的牢笼再度加上了几层空间力量。
他如今至强的手段无法动用,这名八重天准帝身上若是带着那些帝级强者留下的手段,要击穿牢笼逃离也不是不可能。
“你应该明白,你想要离去已经不可能,走吧,我邀你去须弥界中一战!”夜峰嘴角浮起一缕淡淡的冷笑。
随后抬手一划,须弥界笼罩而下,那名王族准帝被空间牢笼困住,根本退无可退,直接被吞噬了进去。
夜峰没有犹豫,直接跟了进去。
如今的须弥界早已不似曾经了,里面力量彻底被沟通,整个小世界像是活过来那样,无尽的道法力量弥漫在其中,对于准帝来说,拥有无尽的压迫力量。
刚被收进须弥界那尊八重天的王族天神一进来便脸色大变,四面八方似乎都有一股股庞大的力量碾压而来,连行动都被限制。
而且须弥界中有一层乳白色的雾气笼罩,一层厚厚的浮在地表之上,而高空中亦是如被雾霭幕布笼罩那样,雾气弥漫八方,那是一种神秘的力量,无形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压迫感。
而之前被夜峰收进须弥界中的两名七重天准帝,此时已是脸色苍白,盘坐在不远处运转功力抵挡那股无形中的压迫感。
被困在须弥界中,别说是他们,哪怕是这片小世界的主人夜峰,也能感受到压迫感。
当然,一方面是因为如今夜峰体内的力量还在被困锁着,体内的力量半点都无法运转,其次是因为如今原始道气尚未被他身躯彻底炼化,而浮动在须弥界中这些乳白色的雾气便是那原始道气化在这须弥界中的。
“须弥界原本足以困死你们,不用怀疑我的话,莫说你们,纵然我也能感受到压迫感,你们虽然都是高阶境界的准帝,但凭你们也抵抗不了多久!”
夜峰平静的开口,负手立在那里,浑身乳白色的雾气缭绕,看上去有种虚无缥缈的感觉,无形中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
他心中隐隐似乎有些明悟,以往的时候他一直想不明白,传闻魔祖祭炼须弥界,以三千大道来演化,是为了镇压天神,但以往的时候一切都没有展现出来,直至人皇出手,用大地灵根直接将整个小世界的力量打通,从那时候开始,须弥界中像是活过来那样。
如今这方小世界隐隐间像是一片炼狱那般,帝境以下的修者被困在里面,时间长恐怕会被直接磨灭,因为须弥界中充斥着诸多大道法则,与外界彻底不一样,而且因为夜峰强行融合了原始道气的缘故,还有他领悟的空间和时间以及火系大道,让这方小世界变得极其诡异,如今给他的感觉似炼狱又像是一方幻境。
其实不用夜峰说,那三名王族准帝也已经感受出来了,这里确实说不出的可怕,里面充斥的力量对他们都拥有无尽的压迫力量,而且绵绵不绝,一直无形中在磨灭他们的力量,而且还有他们体内的生命精气,也在被缓缓化去,那乳白的雾气无孔不入,一直在往他们身躯中渗透。
真正可怕的是,那乳白的雾气渗透入他们体内,无形中居然能将他们体内的力量化去,还带着一种毁灭性的气息,虽然极其淡,却能无形中一点点磨灭他们的道法。
夜峰说的不错,若是时间足够长,纵然夜峰不对他们动手,他们也会被直接磨灭在这里,而且在他们看来,须弥界和传闻中不一样,这里像是一个浩瀚无垠的迷宫,纵然他们想尝试轰开这方空间,但也不知从何动手,那种感觉说不出的无力。
而且夜峰不可能不动手,因为从夜峰出现开始,至此,眼中终于有杀机流转出来,那平静的眸光之下,那隐晦之中溢散的杀机最是可怕。
而夜峰并未多言,手掌猛然一抬,远处隆隆作响,浮动的乳白色雾气剧烈的翻滚起来,那犹如利剑一般的悟道山猛然间拔地而起,犹如利剑一般从高空中猛然压落而下。
“夜峰,你……”
那名八重天的准帝刚被收进来不久,状态尚且还算很好,而且他一直在警惕,此时猛然飞退,而那两名七重天的准帝则来不及避开,因为夜峰出手突然,而且那悟道山轰落下来的速度太快。
两名七重天的王族强者,直接被一瞬间碾碎了身躯,悟道山何其可怕,哪怕魔祖藏匿在悟道山中的各种后手早已耗尽,但依旧可怕。
“噗……”“噗……”
两团血雾暴起,凄艳夺目,猩红得让人看之心中发怵,在那涌动的乳白色雾气中异常显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