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3章 池少新篇,尾声篇之诱逼当年的真相(9)(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也许真是应了那句话,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一刻,严谨微看关烁兰的态度是真就有点标准的避之唯恐不及了。如果知道屋里的人是她,刚刚他肯定不会选择这种方式贸然闯入。
看到他对江年华紧张不已的态度,简直是新仇旧恨一同涌上了心头,在关烁兰的心里不亚于火上浇油,猛不丁的,她就想到了之初,难道严谨微当初婉拒她、一直很保密的所谓心爱之人就是江年华不成?
毕竟时过境迁,当时太过年轻加上心态已经改变,关烁兰还真有些想不起来当年他占满他身心、口眼、被他夸上天的女人是不是就是眼前的江年华?
但不管如何,这一刻她都无心去追究,而且深深被刺激到了,瞬间,关烁兰的眼底都冒了火,严厉警告出声道:
“这件事跟你没关系,我劝你不要管,最好就当没看见!”
瞅了眼床上昏厥的身影,严谨微有些踯躅:“烁兰,你不要做傻事!”
看她这架势就是没安好心啊,他怎么能放任她伤害年年?不可以!江年华现在可不能有事!她要是有个什么,他更没希望了!
“念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今天的事儿我可以当没看到,但是你不要再犯傻了,这么大的酒店这么多的监控真出了什么问题,你以为你逃得过吗?她是池赫的老婆,上次那么大的人物因为动了她都被拉下了马,估计后半辈子都要在牢里度过了,你是不是觉得你比他还要厉害?不要犯糊涂了,今天的事儿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也会当没发生,你走吧!”
苦口婆心的,言下之意,就是让她停止计划,他要带走江年华!
眸色沉了沉,关烁兰气得咬牙切齿:
“不许碰她!严谨微,你当什么圣人?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存了什么肮脏心思?你知道她是有夫之妇你还不是一样在白日做梦的多冠冕堂皇、做得再彬彬有礼也改不了你出身卑微、自私挣扎又胆小懦弱的面貌!”
说到底,不过也就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以前的时候,她还觉得他骄傲、上进是个很有前途的风华少年,但随着年岁的增长、历过千帆之后再回头去看,就会觉得曾经的很多认知似乎都存在着涉世不深的偏见或者幻想:
比如他当年的条件,能上名校、能顺利毕业,一路走来他真的算是很出挑了。但事实上,他当年选工作的时候还不是都挑的比较体面的办公室类的工作?看着有才体面,说出去也是经理、工程师之类的很高级的,可事实上,他连个房子都买不起,收入很微薄。
而她印象深刻的一件事就是曾经他有几次改善现状的条件,他却都拉不下面子放弃了。说到底,他骨子里还是自卑的,比起真正的金钱,浮华的表面他更在意。
当年她是年轻,但总体条件并不差,他拒绝她,她当时还觉得他真有骨气!虽然当年他找了各种借口婉拒她,她一直都还是颇为心动的,他也曾不停地给她描绘过他喜欢的女人多美多好,多有才多能赚钱,当时她还想过要饭愤图强一定要把那人给比下去。现在想来,如果当年他所谓的那个女朋友存在,就是江年华的话,或者是短暂虚构、后来被她有意无意误导而成功的她的姐姐的话,可不条件都不比她差吗?
都是豪门出身,还都是大美女,家底都丰厚着呢!比起她当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是更有竞争力。
后来她因为各种原因跟他疏远了感情也就那么无疾而终,不知不觉地就放下了,如果不是一次无意间从姐姐的手机屏幕上看到他的消息,她都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真能成功!
她一直就有种预感,他的平静淡泊都是表面的,他对金钱有着疯狂的渴求欲。
其实,倒不是她歧视孤儿、瞧不起他的出身,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她见过很多活得比他艰辛上千万倍,最后却过上幸福生活的,那是真正的上进拼搏,之初都是脏活累活什么都能放下身段去干的,他们身上的那种干劲儿与笑容给人的感觉与他完全不同。如果真瞧不起,当年她也不会主动追求他了!
可是现在再面对这个男人,她的心还是更偏向于宁绍,她不知道这种好感是来自于自己的成熟理智还是源于自己对宁绍的特殊感情。但这一刹那,她就是这么觉得的!
所以再看床上歪扭的两人,她心底的情绪扭曲的更甚。
最敏感的那条神经被她狠狠地刺到了,倏地起身,严谨微脸色丕变,双目暴突,嗓音也都不自觉地拔高了几分:
“你说什么?”
显然,他生气了!
心下微微一怔,关烁兰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却也越发疯狂:
“我说错了吗?你这种人啊,别说我看不起你,是你自己从骨子里就自卑,你从小活在别人怜悯跟同情的目光下苦苦挣扎,你拼命向上不就是想着有一天也能用那样的眼光去看待别人?所以啊,你穿衣服,要很名牌,找工作,要在高楼大厦最体面的地方,至于别人看不到的工资方面,你可以暂时隐忍无所谓,骨子里你比谁都爱钱、渴望金钱带给你的满足与虚荣吧?不,可能不仅仅是金钱,还有感情,你最缺的还有亲情感情,你这么在乎她,她不会就是你多年前口中那个心爱的女朋友吗?我也想,什么人能让你如此不顾身份、甚至不爱惜自己体面的羽毛了?肯定是第一个给了你爱的感觉或者让你感受过爱的女人吧?所以,哪怕她结婚了,哪怕你已经错过了,当你回过味来还是会觉得她无可替代,如同喂自己第一口奶的母亲一样,那种感情是特别的、无法割舍的!”
越说越觉得有理,否则哪怕是再美、条件再好的女人,有夫之妇终归是个社会禁忌,哪个正常人会不惜一切代价地去招惹,甚至还是跟池赫这样的天之骄子、自己完全都没有半点胜算的人去争?看宁绍就知道了,对她还不是恋地眼睛发直,心里估摸着也没少肖想吧,可也没见他去追求过她!
只有这一个理由了,感情亲情都有的成分在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条件还非常不赖!在关烁兰的理论里,宁绍的表现是正常的,而严谨微的,自然就是十分反常!
眯着眸子瞪着眸光几乎已经要扑火的严谨微,关烁兰就知道自己猜对了:违背道德、站在吃亏的点也要去抢一个有夫之妇,他脑子没毛病吧?不就是一个长得美点的女人?值得吗?
蠢死!
两个字刚闪过脑海,突然另一个奇异的念头窜了上来:莫不是她还很值钱?
若加上这个条件,关烁兰觉得还可以理解。
而此时心窝子像是被锋利的刀一把把戳着,严谨微的脸色变了又变,几次都想伸手暴打她了,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只是咬牙愤怒出声道:
“疯言疯语,不可理喻!神经病!我做什么不需要跟你这种人解释,懒得跟你这种人争辩!”
气得浑身颤抖,严谨微瞳孔涣散,整个甚至都在崩溃的情绪边缘了,强忍着转身,他就想去抱起床上的江年华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忍住!
忍住!小不忍则乱大谋,不能因为这个关烁兰坏事!
就当没看到,没听到,忍她一回也当是补偿了!
心里不停地安慰着自己,调整着情绪,严谨微的脸色却还是难掩青黑的难看,手才放上江年华的肩头,正考虑着该从哪儿下手,突然一股电流的痛麻袭上全身,严谨微的身体也跟着一软,转身,错愕地望向了身后的女人,还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
太大意了,他竟然都没发现她手里的电棒?
随后,身体一歪,又是“噗通”一声巨响,而伴随而来的,便是一阵压抑不住地低笑声:“咯咯,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
反正都是男人,叫谁不是叫呢!
如果换成严谨微,这场戏可就更逼真了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