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狩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候小姝,是侯四海的掌上明珠,侯四海没有儿子,只有这一个女儿,身为天下最有钱之人的女儿,候小姝的生活肯定比一个皇家的公主丝毫不差。只是侯四海那臃肿的体态,在人们的想象之中他的女儿不会是一个美人,也许候小姝比起上官紫觞,诗红雨,还有邢雯雯那等绝色美女,自是差了许多,但是候小姝肯定不是一个丑女,她有两颗小小的虎牙浅笑之时,脸颊之上总是能够露出两个小酒窝,而那两颗虎牙也在此时露了出来。候小姝的脸很小,她的脸在所有人的脸中应该是属于最小的那种,而最令人深刻的不是她的小脸,也不是酒窝还有那两颗精巧的小虎牙,而是她的笑容,候小姝的笑容就像是三月里的春风,看到了她的笑容总是能够令人感觉舒畅,而候小姝似乎从来也不曾吝啬自己的笑容,因为她见到每一个人都会露出笑容。候小姝是一个没有烦恼的人,所以她很爱笑,侯家坐拥天下财富,她似乎也不会有什么烦恼,而且她的父母也是将她当作了一颗珍珠捧在了手心护着,所以她的生活一帆风顺,顺心如意。
变态,只要是人,一个善良的人都不会用这个词去形容一个人,甚至去评价一个人,但是有一种人已经不能用第二个词语去评价他,因为他就是变态的。没有任何词语能够更适合他,常四,没错这个最神秘的常四,在江湖之中名气很大,却又是活的就跟不存在一般的人。孤独,许多人都孤独,因为孤独是一种强大,他们的内心很孤独,他们的武功更加孤独,孤独的就跟皓月的寒光一般冷寂,楚庄寒就是这种孤独的人,梅二也算是一个,但是如今梅二似乎不再有那种冷寂了。也许是梅二心中有了一种归属,而碧落谷便是归属,至少那里是他与萧白建造的,以后也只会是他们的地方,那里是他们的家,有家的人似乎就是有了根,有了根就有了归属感,有了归属感就算再冷寂的心,也总会有温暖的时候。他们这种人的孤独乃是在追求一件事情极致的时候,形成的一种奇妙的孤独,这种孤独不是寻常人能够拥有的。常四也是用刀的,但是他拥有的孤独不是这种孤独,因为他的孤独许多人都能够拥有,那种冷寂的孤独,总是弥漫在了他们的气息之间。使人们不敢与他们靠的很近,一旦靠近就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那种寒冷,就算是六月酷暑,也犹如身坠冰窖一般,这种寒冷足以令人不寒而栗。而常四的孤独,不会令人感觉到冷,甚至会特意的避开人群,才能体现心中的孤独,他的心中想的不是孤独的冷傲,而是野兽般的凝视。在一个漆黑的隐秘角落,他就像是一个游魂一般,尽力在隐藏自己的存在感。
他就像是一个游魂,飘荡的游魂,孤零零的游荡在了天地之间,他一直在寻找着,寻找着猎物,对,在他的心里之中,就是在寻找猎物,适合的猎物。什么是猎物,前提你是一个猎人,又前提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猛虎,一头狂狮,甚至是一匹狼,可是最该形容这种性格的应该是豹子,没错就是豹子,因为在所有的猛兽之中只有豹子,才是最佳的猎手,而且还是独来独往的。常四的眼睛,就像是豹子的眼睛,他每一次站在了水边,看到水中倒影,他盯着的只会是那一双漆黑如星辰的眸子,他觉得自己的灵魂就是寄居在那一双眸子之中。
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与这样的人为伍,当然他也不愿意与别的人为伍,因为他看到的别人都不是人,所有人在他眼中那就是猎物,随时能够夺去生命并且吃掉的猎物。猎物在他眼中,不会值得同情,当然也没有值得同情的地方,久而久之猎物在他眼中也形成了一种层次,他也会在猎物之中挑选他认为最好的,来填补心中那种变态的欲望。而常四就是这种人,心中的那种变态欲望只能用一种极度痴迷的手段来填补沟壑,那种人就是他心中最完美的猎物。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笑脸,有些人很容易满足,所以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而常四最不喜欢的就是笑容,也不是不喜欢,而是因为他最喜欢别人的脸上出现那种痛苦的神色,别人拥有什么美好的事情,他就是要毁掉,而没有烦恼的人总是有着挥之不去的笑容。他最喜欢的就是毁掉所有人的希望,令别人的脸上出现那种痛苦的绝望,他就会像是往常一样躲在暗中非常享受的看着他的猎物脸上出现痛苦的笑容。这种享受可以令他的精神得到最大的宽慰,仿佛就是一件至高无上的艺术品一般,而他现在找寻到了下一个猎物,他已经捕捉到了许多的猎物,自己已经数不清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猎物越来越难找了,因为能够令他动心的猎物着实很少。不是这个世间的人少了,而是令他心仪的猎物越来越越少了,显然他对猎物的挑剔也在提升着。他已经三年不曾狩猎的,对,只能用狩猎来形容自己,因为这场游戏,对于他来说,就是一场狩猎,而被他盯上的人,永远不会逃脱。他会一步一步毁掉她赖以生存,令她没有任何烦恼,令她始终出现笑容的所有美好事情,当她出现绝望的痛苦,他就会像欣赏一件极美的艺术品,在暗中欣赏这种痛苦。这种扭曲的心里,不是变态又是什么呢?可是对于他来说,这便是他的追求,一生的追求,而他现在发现了一个猎物,候小姝,不错就是她,她脸上的笑容很美,当然那是对于别人而说,在他眼中,那种笑容不该出现,一旦出现他将会无比兴奋,因为那是他的猎物,他这次不会那么快毁掉她的一切,因为他发现能够满足他需求的猎物实在是很难找了。平时找到了猎物,他用手中的刀,杀掉他们的父母,杀掉他们的孩子,他们脸上就会出现他想要的那种艺术,甚至从此会疯掉,为了那种绝望更加的彻底展现,他甚至会在那些人的面前,一点一点割断他们在意之人的喉咙,任由他们的鲜血溅射在他们的脸上。在这样的折磨之下,十个人之中足有五个人会疯掉,就算五个人不会疯,他们也不会再拥有那种灿烂的笑容,那种无忧无虑的笑容。
“你叫什么名字?”笑容的确很美,那是他见过最美的笑容,在披散着长发的脸庞这下,那一双褐色的眼眸,从来没有见过那种笑容。那个小丫头的笑容,似乎可以洗去心中的那些沉闷。
“叮铃。”他回答道,一个男人叫这个名字,显然有些不好听,可是他依旧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一般他是不会轻易告诉别人自己的名字。只是不知道为何,他却对这个小丫头极为放心,似乎可以在她面前袒露一切一般。刀在他的腰间,发出了一声叮铃之声,原来竟是在刀柄之下,挂着一串风铃,这便是他这个名字的由来。刀像是一把菜刀,可是要比菜刀长了一点,也比菜刀窄了一点,但是对于他来说,无论是不是菜刀,都没有什么不同。只要是刀,在他的手中都是可以杀人的,既然都是杀人的刀,何必在乎是不是菜刀呢?所以别人嘲笑他的刀像是菜刀的时候,他总是不会反驳,但是一旦看见了他拔出腰间的刀,任何人都不会觉得那是一把菜刀。
“你来自哪里?”少女的眼眸之中充斥着好奇,她好奇的原因不是因为那柄刀,而是他的穿着,他的衣服很粗糙,像是自己用极为粗糙的麻衣缝制出来。那种如同大地一般的土黄色,几乎都跟他的皮肤融为了一体,他的皮肤比常人黑了那么一点。披散的长发显得那般干枯,仿佛已经许久没有洗过了一般,就算洗过他的头发也不会变得乌黑发亮,因为他似乎活在了一个荒凉的地方,头发已经被风沙吹的干燥枯寂,不可能变得如同常人一般。
“大漠。”他很诚实,这一点自己也很是奇怪,因为他从来不曾如此诚实过。
“我问了你两个问题。”少女俨然一笑,脸颊边上的酒窝如同莲花一般绽放,露出了两颗小小的虎牙,显得无比可爱。
“我知道。”他木纳的点了点头。
“那你不好奇我叫什么名字?”少女诧异道,无论是什么人,只要有人问出这两句话,而且他回答很干脆。一般都会反问一下自己的名字,可是这个人不问,一点要问的欲望都没有,这样的人很奇怪,同时也令她很好奇。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他问了,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却让少女语塞,因为这个问题她不知道怎么回答,甚至都有一种将手中的这杯热茶泼在了他脸上,将那一张似乎贴上了许多沙子的脸,冲刷白净一点的冲动。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她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孩子,从小到大她从来都不曾与人红过脸,今天她自然也不想,尤其是今天是去祭庙拜神,只是觉得乏了,看到了路边的一个茶摊。坐了下来,毕竟这阵子她着实有些不顺,可是依旧要活的开心,她很敬佩自己的父亲,因为在她心中,没有什么问题不是自己父亲不能解决的,所以她相信这次的问题自己的父亲也能够解决。
“曾经有没有人被你的话气死过?”少女好奇的问道。
“没有。”他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他不觉的自己的话能够气死别人,因为他说的是实话,他真的不想知道这个少女叫做什么名字,虽然她的笑容很是好看,至少在他心中是那样好看,但是他不是一个很好奇的人。
“小姐,还是不要与陌生人多说话来的好。”语气之中有着一些不屑,还有一些倨傲。少女身边站着的一个人,眼眸之中似是有着锐气发出,怀中抱着一柄白玉汉剑,一身黑色的锦衣,头戴铜冠,齐额之上的抹额,用一条黑色的丝绦系着一枚洁白的玉,站在了少女身后显得气韵神朗了几分。只是态度之中的傲气跟冷漠,无视了这里所有人,而坐在了少女对面与其拼桌的粗衣男子,在他眼中似乎就是一个乞丐,从始至终他连看都没有看一眼。这个茶摊很小,拼桌的事情常有,毕竟来来往往的人,总是要在这里歇脚饮茶,人多了自然不认识之人总是能够坐在一起的,只是很少有少女这般好奇与别人说话。而身后的男子似是一个护卫一般,时刻警惕着周围,同时也在提醒着少女,现在她处于一种危险的环境之中,少女自然是候小姝,无论是谁只要被常四盯上了,总归是不安全的。无奈候小姝想要出来,侯四海又挡不住,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只能叫他跟着。能够令侯四海放心的人,自是在江湖之上有着一番地位的,他自然也是有的,秦明便是他的名字,一旦知道了名字就能够叫出他的名号,追风剑秦明,江湖之上剑榜之中排名第十一位,差一点就能够名列前十的人物,可是秦明也是知道,剑榜的前十,那在江湖之中又是另一番天地,不过他的第十一位,想来面对刀榜的常四定是有些威慑的。也许这是每一个用剑之人的心思,他们觉得剑是高贵的,而刀,易懂难精,有人认为刀榜第一的上官白,若是能够在剑榜第三的手中立于不败之地,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所以秦明心中的傲气自是令他的信心膨胀了几分,毕竟常四的刀法在江湖之中不显。
“你不要看任何人都是一副坏人的模样,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的坏人。”候小姝一脸不满的回头对秦明说道。
“小姑娘,这句话我可不认同,世上的好人跟坏人,你可不会在脸上看出来的。”一袭白衣,缓缓来到桌前,随意的坐在了二人的中间,一脸笑盈盈的看着他们。而身后站着的冷漠男子,胸前抱着犹如黑色木棍的细剑,衣袍之上的银色梅花,令站在了候小姝身后的秦明瞳孔收缩。身体竟是在此刻微微颤抖,似乎是感觉到了寒冷一般。
“你又是谁?”候小姝诧异的看着萧白,她非常不喜欢萧白,因为萧白的打扮,的确不值得她喜欢,她身为侯四海的千金,见过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那些有名的花花公子就是萧白的这番模样,而且此时萧白的脸上,笑盈盈的像是假笑,甚至觉得他有种图谋不轨的感觉。
“果然是小姑娘,好奇心很重,不过不要紧,我叫萧白,萧瑟的萧,白色的白。”萧白淡淡的说道。
“你是来喝茶的?”候小姝皱眉道。
“自然。”萧白啪的一声,打开了身前的折扇,缓缓一摇,一脸笑意的说道。
“那你为何还不叫上茶?”候小姝却是一脸已经识破阴谋的神情紧盯着萧白,哈哈,萧白笑了,简直就是开怀大笑,因为候小姝在他面前就像是一个刺猬,很小很可爱的一个刺猬,身后的梅二却是一脸冷淡,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就跟木头一样站着,秦明的脸色很难看,额头之上细汗已经冒出。他身为用剑之人,岂会认不出梅二,剑榜第二的剑客,普天之下谁能够接得住他一剑,至少秦明不能,他知道梅二若是杀他,恐怕连拔剑都嫌浪费力气。而能够让梅二站在身后的人,还有谁?他已经不用想了,这位就是潜龙潭与天下第一剑客决战,还胜了的天下第一高手公子白。这两尊大人物,哪一个都不是自己能够招惹的,此时候小姝的话,令他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们可是连皇帝都不敢与他们大声说话的人,候小姝如此顶撞公子白,要是他们生气,岂会有活路,他很想提醒候小姝,但是似乎喉咙已经被一剑抵住,想说话却已经说不出来,甚至动都不能动一下,这便是梅二身上散发的恐怖气息所导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