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卷 第三十八章.剑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已是正午将至,小蝶抬头看了看天色,从试炼开始已经过了快两个时辰!
看着不远处正在试炼剑无涯二人的衡苍羽脸上隐隐带着些笑容,小蝶心里就有些担忧,这场比试,衡苍羽是不打算让剑无涯他两人轻易过关了。
但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小蝶又怎么会不清楚剑无涯与司马旭是什么性格,他们又怎么会轻易服输?
小蝶提着药箱的手不自觉的更用力了些,此战过后,无论剑无涯他们二人是否能够得到衡苍羽认同,重伤是免不的了!
而在战圈之内,衡苍羽依旧站在原地气定神闲,不远处的司马旭半跪在地上捂住左肩,鲜血正不停从左肩伤口处止不住的流出,显然是受伤不轻。而剑无涯也不好受,满身伤痕气空力尽,此刻他的心脏跳的很快,每一次的跳动都能让剑无涯感受到心脏即将震碎的痛楚。
“不过七招,这便支撑不住了?”
一声嘲笑过后,衡苍羽剑指一扫强招再出,剑气如流星化雨般袭向剑无涯二人,此刻气空力尽的二人早已没了气力躲闪,硬抗衡苍羽剑招,两人纷纷再遭重创,倒地不起!
这回,连剑无涯也站不起来了!
剑无涯倚剑半跪,喘着粗气看着衡苍羽,对方依然是从容不迫的站在不远处,而他自己已经是全力拼杀了!
自己的青云剑法、无量剑境,司马旭得轮回诀,拳风世家秘式通通都用上了,可是他们到现在连衡苍羽的衣角都未碰到过!
纵使修为相同,实战的经验与武艺精纯的差距仍是让他们二人与衡苍羽之间有着天差地远的距离。
剑无涯看着眼前一脸轻松愉快的衡苍羽,只觉的他就好似是一座巍峨大山,任自己招来剑往依然是不动如山!
但他必须跨过这座高山,不然如何问鼎巅峰?又如何为御剑星宗清理门户?如何报御剑星宗灭门血仇?
这边衡苍羽等了片刻,见他二人都无动作,便觉得该收手了,看着伤重力疲的二人,衡苍羽知道他们两已然尽力,毕竟能与他对峙到如此地步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八招,也算是当代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了....
“够了,最后两招寄下,你们合格了。”
衡苍羽收敛一身剑气招呼远处的小蝶过来给他们疗伤,随即转身准备找块地方休息。
“先生...”
伴随着剑无涯微弱的一声呼唤,衡苍羽忽然察觉背后窜起一股强烈的剑意,一股与之前剑无涯的剑意截然不同的强大剑意,充满了斗志与不屈,以及....某种强烈的情感!
衡苍羽回头看向剑无涯,这时的剑无涯已经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但依旧摇摇晃晃的连站都站不稳了,仿佛只要一推,剑无涯就可能倒下!
但即便如此,衡苍羽还是皱起了眉头,因为现在的剑无涯,全身散发着一股连他都觉得危险的凌厉剑气。
“先生,那晚你问我什么是剑,现在...我好像知道了答案。”
鲜血顺着剑无涯手中的君玉剑不断滴入土内,泛起一片血光。
“哦?那向我展示,你的剑是什么?”
衡苍羽神情虽是有些凝重,可心中却有一丝期待,我看中的传人,能惊艳到何种地步?
剑指再凝,白色剑光汇聚于指尖,一道汇集了衡苍羽七层功力的硕大剑气出现在空中,散发着让人难以直视的耀眼光芒!
“先生不要啊!”
小蝶看着空中闪烁的巨大剑气心中一惊,她自然看的出这招蕴含了衡苍羽多少功力,立马出言喝阻,想要阻拦,但为时已晚!衡苍羽剑无涯二人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请先生..观之..”
剑无涯剑指天际,一道血色剑光破地而出,直冲天际,伴随着滚滚雷声,天空赤云聚现。
衡苍羽看向空中赤云心中万般惊诧,这种引动天地异象之剑招,他如何做到的?以剑无涯如今灵寂期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有这个根基!
不假思索,衡苍羽剑指一挥,空中剑气轰然袭向空中赤云。
剑无涯手中君玉剑也是朝着衡苍羽一落,无数血色剑气婉如血雨,伴着赤色雷电朝衡苍羽落下,白色剑光与血雷剑气在半空中交汇引起一声惊爆!剑无涯与司马旭瞬间被余波掀飞,就连衡苍羽也运起护体罡气抵挡,这血色剑气是攻向他的,自然他承受的攻击最多。
残余的血色剑气突破白色剑气后纷纷攻向衡苍羽,就在衡苍羽的护体刚起抵挡血色剑气至尾声的时候,最后一道血色剑气突破了衡苍羽的护体罡气,贯透了他的右肩,衡苍羽顿时吃痛,倒退了两步!
血雨狂雷过后,尘埃落定,碧水潭算是整个毁了,衡苍羽看了看自己肩头上的那不断溢出鲜血伤口,内心只感诧异!
自他数百年前修为达到寂灭期以来,能伤自己的人最少也该是实力到归真期强者,不到归真期想伤他简直是难如登天,可如今自己却被一个初闻剑道的灵寂期小辈给伤到了?
衡苍羽看着倒地晕死的剑无涯一言不发,自己七层功力的一剑,足以击败一个如剑秋山那般的归真期强者!这小子居然还能突破剑招伤到自己,只怕就是一手栽培他长大的剑秋山都做不到!
衡苍羽蹲下身来,轻轻拍了拍剑无涯的头,感叹道:“你小子,可当真是个妖孽。”
“先生快别说风凉话了,再这么下去他两不死也得废了!”
小蝶赶紧提着药箱跑到司马旭面前来,蹲下扶起司马旭给把脉,司马旭虽然醒着,但刚刚收到剑无涯和衡苍羽两人剑招波及,此刻也是一身的内伤加外伤,非常的虚弱,小蝶赶紧从药箱里翻出一个瓷瓶来,倒出一颗小药丸给他服下。
这边衡苍羽也一手贴住剑无涯的背心,一边给他灌输真气一边给他喂下药丸,助他疗伤。
小蝶在确定司马旭的伤势虽然重,但不至于有大问题后并未放心,赶紧转头问衡苍羽剑无涯的伤势:“司马少宗主没事,趟几天就好,无涯大哥怎么样了?”
衡苍羽有些尴尬的笑道:“就剩半条命了...”
“先生你还有脸笑!你下手也忒狠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