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温邺衍屋子里的点心水果,舒沄一样一样都给猴子试过了,可是它就是不张嘴,却是一直都摆出可怜兮兮的模样来,表示肚子饿,虚弱。
舒沄看的那叫一个郁闷!
这猴子不会说话,她怎么知道它到底想吃什么啊?
“是不是想喝水?”温邺衍看着猴子变正常之后,倒是忍不住对着舒沄问道:“它这口渴的话,应该也是正常。”
“小猴子,你是要喝水吗?”舒沄想想似乎也是这么一个道理,赶紧对着猴子问了一句,可是那猴子却是一点也没有要应的意思,眨眼睛都省了。
“它不是想喝水!”
“那它平时都喜欢吃什么,我们现在就让人去准备了,挨个拿来试试不就知道了吗?”段因瑞站在一边,总算是找到了机会搭话,赶紧对着舒沄他们说道,“舒素医你好好地想想。”
“它喜欢吃的?”舒沄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来,朝着那只猴子看了眼,却是说道:“不管是点心还是水果,基本上能吃的,它都喜欢的。如今它一样都不吃,怕就是在等着点褚带来的东西了!”
“点褚带来的?它喜欢吃点褚送的东西?”段因瑞倒是忍不住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几分好奇的表情来。
“不是!是我让点褚回去拿的那个东西!”舒沄深吸了一口气,把手里的吃的都放回到了碟子里,这才继续说道:“是参王!”
“参王?舒素医你拿来救人入药的那个?”段因瑞倒是突然想起了当初在舒沄给温邺衍制药的时候拿出来见过的拿参王,忍不住有些惊讶地说道:“那可是好东西啊!舒素医,你这算是要给猴子吃?”
“嗯!”舒沄倒是肯定地点了点头,一点也没有要心疼的意思:“那些参王都是这猴子拿来送我的,说起来,以前都是它的口粮!这会儿它想吃,我自然是要给的!”
“舒素医,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这猴子居然是用参王养的,估计多的是想要抓了这猴子回去抽筋剥皮喝血的吧?!”段因瑞却是突然想到了这个,目光落在那只猴子身上的伤痕上,忍不住对着舒沄问道:“舒素医,你说,这猴子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会不会就是有人知道它有些不太一样,所以才下的手?就是想把它抓回去吃了的?”
抓猴子回去吃?!
舒沄的脑子里一下便想到了当初遇上的抓猴子的事情,可是转念想想,又觉得不太对:“这不太可能吧!这猴子是吃参王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多!当初跟着我们一起从岩寨出来的,也就只有卓南和温公子手下的几人而已!”
“那这岩寨的人,是不是也知道?”段因瑞却是认真地问道,看着舒沄顿时愣住,似乎有些惊讶的表情,这才继续说道:“这岩寨的人肯定都知道的!舒素医你以前也说过,那岩寨的人当初可是想过要把这猴子留在寨子里养着的,可是谁知道这猴子偏偏要跟着你一起走了呢?!说不一定,这就是那些岩寨的人干的,他们是想把猴子给带回去!”
“这不可能!岩寨的人对猴子可是很喜欢的!更甚至来说,他们是愿意保护这猴子的!”舒沄再次摇头,肯定无比地说道:“岩寨的人也都很好,他们不会这样对猴子的!更何况,这皇都离岩寨好几千里呢,岩寨的人怎么可能来抓猴子啊!”
“好吧,就算舒素医你说的都是真的!但是这消息,却并不可能就此传不出去啊!”段因瑞却是继续说道,“这岩寨的人就算是住在山里隐居,但是总归是要下山去采买之类的。这谁也不能保证,就不会有人说漏了嘴,不小心说到了这猴子的事情,然后就传开了呢?”
舒沄紧皱着眉头,看着那只猴子,心里也是忍不住有些担心害怕了起来。
这要是真有人觉得这猴子能有什么功效的话,那这猴子可就是真的不安全了!这世间,人们追名逐利,但是归根结底最看重的自然还是自己的性命了!这要是真有人知道这猴子是吃参王长大的,觉得这猴子对人的身体有什么奇效的话,那这猴子被抓,也就是想的通的了!
至于这些伤,自然是猴子在逃走的时候弄出来的啊!
想到这些,舒沄忍不住更担心地看向了那只猴子。
她多想,猴子能说话,把什么都告诉她们就好了!
点褚一路从温侯府回了国师府去,坐着马车急奔倒是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便把舒沄要的东西都给拿了回来,全部都铺在了她的面前,也是一脸心疼地看着那只小猴子,倒是泛起了泪来。
“小姐,猴子伤成这样,肯定好疼的!”
“嗯!”舒沄点了点头,把点褚带过来的一根参王给拿了出来,递到了那只猴子的面前,果然看见它双眼一亮,主动张开了嘴来,舒沄这才松了一口气,让那只猴子咬了一口。
可是,猴子受伤有些严重,这一口咬下去,倒是只咬下了一口参皮!
“点褚,拿刀来!”舒沄赶紧对着点褚吩咐了一句,却是看见一把匕首已经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来,是段因瑞。
“拿我的匕首去用!”
“多谢段公子来!”舒沄赶紧道谢了一声,毫不犹豫地便把那参王放在地上切下了两块来,小心地喂到了那只猴子的嘴里,看着它感激地望着自己的眼神,忍不住开口说道:“多吃点,把伤养好!我还是喜欢你以前那到处活蹦乱跳的样子。”
猴子眨了眨眼睛,倒像是在回应舒沄一般。
“让点褚喂你,我给你看看伤!”舒沄把手里的匕首和参王递给了点褚,又让段因瑞帮忙叫了人来准备了一些热水剪刀之类的东西,这才直接开始清理那猴子的伤口了。
“小心一些!”温邺衍却是有些担心,害怕舒沄的动作万一太重了,那猴子会伤到她,可是再看了一会儿之后,温邺衍却是放心下来了。
那猴子一直都看着舒沄,就算是她把它的伤口弄出新血来,疼的颤抖,那猴子都没有一点要攻击舒沄的意思!
它是很信任舒沄的啊!所以,舒沄才能把它给叫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