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九七 晋江文学首发(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在段十四这种从记事起就活在东厂, 周遭尽是杀戮血腥的人眼中,外头的场面,的确不过是“有人闹事”而已。
但等君怀琅推开门看出去, 却见工地上已经厮打成一片。
河堤本就宽阔, 如今工期赶得很急, 堤坝上的工人数量也极多, 总共算起来能有上千之众。
此时在临近河堤断口处的工地上,竟有一大伙人围拢在一处斗殴,将周遭修堤的器具和材料都撞得乱七八糟。原本搭建在河堤边缘休憩用的营帐,此时也塌毁了不少。
远远看去,原本井然有序的工地,已然乱成一团。还有个别殴斗的民工, 竟要往他的房屋这边闯,被守在外头的锦衣卫死死挡了回去。
君怀琅一惊,不由得凝起了眉。
好端端地修着堤坝, 怎么会突然发生这种聚众斗殴的事件
但是,君怀琅已经来不及细想深究了。他立马吩咐进宝道“去,立刻把今日下午负责的官员叫来, 让他速去将营地周围站岗的官兵全部集合进来,把斗殴的先控制住,莫要造成伤亡。”
进宝哎了一声,连忙小跑出去了。
见进宝跑远了,君怀琅抬步出门,就要去找个附近的官员问明情况和原因。
却有一柄没出鞘的绣春刀挡在了他面前。
君怀琅侧目, 就见段十四挡在那儿。
“请世子随属下离开。”他说。
“修堤的工地上出了状况,我怎能先走”君怀琅道。“我自能处理好,你放心。”
段十四却垂着眼, 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
“王爷有命,属下需保护世子安全。”他说。
君怀琅懂了,他的意思是,他只负责保护自己的安全,至于其他,他并不会管。
君怀琅看着外头情况愈发混乱,人群之中混杂了几个穿官服的人,却根本控制不住场面,反倒只剩下被殴打的份。
这样的情况下,必要有一个出面安排,稳住场面的人。
君怀琅有些急,对他解释道“我不过是去安排人马,阻止他们作乱,并不会出危险。你有你的职责所在,我也有我的职责所在。”
段十四的刀却仍旧横在那里“世子可从西侧门离开,那处无人。”
君怀琅明白了。
薛晏身侧跟着的这个少年,虽说强大而稳妥,什么事都办得好,却缺失了几分人性,与寻常人并不相同。
他就像是薛晏手中的一把暗器、一柄利剑,锋利有余,但只是一件兵器而已。
让他按命办事他可以,但若同他解释商量,却根本行不通。
毕竟他根本理解不了。
君怀琅话锋一转“薛晏让你做的,不光是保护我的安全吧”
这次,段十四抬眼看向他了。
黑漆漆的一双冰冷的眼,泛起了两分笨拙的疑惑。
君怀琅看向他,从袖中拿出了那块青玉“他是让你们听命于我,没错吧”
段十四的目光落在了那块玉上。
“是。”他道。
君怀琅将玉收回了袖中。
“那我现在命令你,随我一同到工地上去。”他说道。“至于如何保护我的安全,就是你要做的事了。”
这回,段十四听懂了。
他向来只听得懂命令,至于其他的,他从小就没学过。
“是。”他抱刀应下,侧身请君怀琅出去了。
君怀琅的确不大需要段十四的保护。
零星几个胆敢往他住处冲的民工,早被锦衣卫们制服了。他刚出房屋,就有个被打得面带乌青,头发散乱的中年官吏跑来,对他行礼道“世子恕罪,属下办事不利,让工地出了事故”
君怀琅忙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那官吏说“是今天在施工处受伤的那十来个工人。抚恤金和药物明明发到了他们手里,他们却说没有收到,还说有小吏要将他们都赶走这些工人便和他们一道的同乡好友一起去讨说法,莫名其妙地就全打起来了”
君怀琅皱起了眉。
就在这时,进宝急匆匆地领着掌管此处巡逻的官员跑了过来。
“速派官兵去将他们全都拉开。”君怀琅说。“所有参与斗殴的,一个都不要落下,先全都控制起来。你再将此处的锦衣卫带一半同去,一定不要让他们打出人命。”
进宝和那官员领命,连忙带着人到工地上去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