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万万年布局,灵饵的下落(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赫赫,赫赫……”
独角仙撑开覆翅,转头飞向周越,那片薄薄的飞行翅发出熟悉的鸣颤声。
阳光穿透乌云,从高天滑落,缠绕住轻盈飘落周越掌心的独角仙。
在周越的注视下,二叉琥珀色的透明外壳逐渐变得模糊,仿佛褪色的颜料,经过阳光和风雨的洗涤后,变回了从前的红棕色。
而它的眼神也不再灵动,动作略显僵硬。
最让周越无法接受的是,二叉体内正在不断减弱的灵性,就仿佛开闸的水库,水位以肉眼能见的速度迅速降低。
四面八方的欢呼声、喝彩声此起彼伏回荡山野。
可周越的心却随着二叉飞速减弱的灵性不断下沉。
原本深如渊潭的“水库”终于见底,只剩下些许残存的“水痕”,若隐若现,似有似无。
“二叉!”
周越屏息呼唤。
回应他的却是二叉茫然呆滞的眼神。
一如三年前,那头只知道躲在自己脚旁哼哧哼哧吞食甲虫果冻的平凡小甲虫。
烈日下,周越抬眼望向崩塌的山野,平沉的废墟,漫山遍野的怪物尸身,心中一阵恍惚。
“咯咯咯,周越,可以啊,竟然杀死了一头深渊尊者。”
冷笑声从不远处的半空中响起。
空气中,凝聚出一道犹如浮光泡影般的人影,蛇身人面,形貌诡异,狰狞阴冷。
祂的身体显然刚刚重新凝实,还不稳定,在阳光下扭曲抖荡,就仿佛湖面水波中的倒影。
见到神魔重生,围拢过来的人们纷纷停止住脚步。
而那些已经放弃抵抗坐以待毙的亚怪兽们,则仰头望向神魔,面露祈盼。
雨师妾凝视周越不曾回首的背影,淡淡道“可惜,整个地球位面,只有一个你。而我们,则是无处不在。单凭你一人之力,又如何力挽狂澜?”
周越依旧没有回头,亦没作声。
雨师妾发青的唇角向上扬起“更何况,你应该意识到了。我辈神魔,是杀不死的。而深渊尊者,更是无穷无尽。”
说完,雨师妾居高临下扫视过周围面色苍白的人类灵御们,露出一个轻蔑冷漠的笑容,轻轻一叹,飘然而飞。
“这就想走了?”周越转过身。
雨师妾没有停下,只是扭头做了一个“能奈我何”的表情。
下一秒,她的瞳孔陡然缩起。
流光长虹般的剑掌从天而降,劈头盖脸打落。
“你……”
雨师妾话音未落,泡影般的身躯便被周越隔空打碎,四分五裂,化作水烟雾气,消散一空。
三分钟后,雨师妾娇笑着,再度凝聚出实体“周越,你还不明白吗?本尊是杀不死的……”
嘭!雨师妾话音刚落,就被周越劈掌打散。
又过了三分多钟,她的身体再度凝实“周越你……”
嘭!周越一掌将她打灭。
祂的身躯每隔几分钟便会凝聚,却都被周越毫不留情的打散。
不远处的人类灵御们虽然默不作声,可原本黯淡的眼神却不断亮了起来。
重复了二十多次,周越终于发泄完毕,“小剑。”
小剑会意,咬牙召唤出青游和银渊。
两头神魔后裔捕捉到正在凝实的雨师妾,脸色微变,急忙掐捏印法,使出祖传神技,困住雨师妾。
这两年多过去,她们在无边深海国的刻意培养下,修为大进,皆已达到长老水准。
“周越!你想做什么?”雨师妾拼命挣扎。
周越淡淡道“这还用问,当然是擒下你,和空劫一样,囚禁起来。”
雨师妾脸色难看无比,堆满褶皱的眼皮下射出怨毒的光芒“你以为这样,就能击败我们?告诉你,剩下的那两尊,比我还要强上十倍,祂们所供奉的深渊尊者,同样强大数十倍。周越,你永远不可能赢!你们地球位面,注定将会沉沦深渊,万民为祭!”
周越没有再说什么。
他释放念力,包裹住废墟中央次空间里那枚大如南瓜通体透明的时空宝物,又看了眼掌心彻底沦为平凡的独角仙,低声喃喃,“二叉,我们终于得手了。为了这时空宝物,你使用了不属于这个位面的力量,所以才被时空剥夺了灵性吗……等等,时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