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应允(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那些人跟烂泥扶不上墙似的,她凭什么要为这些人买单?
按着她以往的脾气,直接偷入县衙大牢,狠狠把卓浩然和曾复两人按着头打一顿,让他们体会体会什么叫做求生不能求死不能,让他们明明白白的知道如何才叫做说实话。在武力镇压之下,他们两个人即便想要隐瞒,也不敢说一句假话。
傅卿气的便是苏明昔明明已经猜到,却是什么都不透露出来。
若是昨晚上知道,她早就行动了,何必要等到对簿公堂的时候?
苏明昔瞧见她生气的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他压根不怀疑傅卿能够这么做,但她真是这么做了,谢知礼他们一下子摘的太干净,没有他们的事儿了,项原白反倒是会陷入僵局,他也是他们这边的人,苏明昔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项原白在泥沼中爬不出来。
他想到的事情。
傅卿在过来找他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
但这口气,无论如何都没法直接咽下去。
“小傅先生大人有大量,就不与我这糟老头子计较了。”
苏明昔见傅卿毫不动容,也猜到傅卿肯定是想明白了,装死到底这招是不管用,索性便扯开了话题,耍起无赖来。
傅卿冷哼一声,完全没有理会苏明昔。
苏明昔咬咬牙,知道这事儿若她真不想做,谁也拿她没有办法。但还真没有办法,这事儿除了她,谁也做不了,傅卿也是捏住了这一点,故意拿乔。他坐到傅卿旁边的位置,面露无奈与可怜,“往日我是如何的风光,今日便是成了丧家之犬,不在朝堂多时,风云多变,如今我不过是一个垂垂老矣的糟老头子,什么事情也做不成,身边也没有什么可用之人,无奈之下,才想着求着小傅先生您呢……”
傅卿抬起眼皮子看了他一眼。
苏明昔当真好意思卖惨,他如今不在朝堂又如何?是谁休书一封就让皇帝额外开了场乡试的恩科?他要是说悲惨,那这世上不悲惨的人可还真是不多见。
况且,什么垂垂老矣的糟老头子。
她昨日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他了,五虫毒能够痊愈,顶多也是花费点时间罢了,到时候身体痊愈的他再度返回朝堂,风光依旧,根本没有损伤。
就这样,他竟然还好意思卖惨。
苏明昔一噎,在傅卿明晃晃鄙视的目光下,当真是一点儿卖惨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小傅先生,你若是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苏明昔转了话题,装死、卖惨都不行,便只能摆出自己的身家,要是能够吸引得了傅卿,也是一桩好事,“只要老夫能够办到的,便一定尽全力办到。”
傅卿闻言,终于不是抬眼皮子了。
她抬起头,目光闪烁了几下,“此话当真?”
苏明昔重重的点头,“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即便是小傅先生想要入朝……”
“那好,请苏先生承诺,明年的春闱必定让他们四人都能考上秀才。”傅卿直接打断了苏明昔的话。
“……”
“小傅先生您说什么?”
苏明昔怀疑自己听岔了。
傅卿放慢了速度,咬字十分清楚,“还请苏先生做出保证,明年的春闱必定让谢知礼他们四人考中才好。”
“……”苏明昔听到傅卿说话,知道她没有在开玩笑。
苏明昔虽是想办法让皇帝额外开了恩科,也让谢知礼他们几个人赶上了今年的乡试,但此次不过是童生名额的考试,相对来说容易押题,况且多是基础题也不是很难,可这会儿到明年的春闱,满打满算也不过是半年的光景。
苏明昔也不过是打算让他们下场试一试。
考上了,最好,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追赶上其他人的进度。
若是考不上,也权当是下场试试身手,也好有个适应。
但现在,傅卿却让他保证他们四个人都能考中秀才。
苏明昔沉默了一下,“小傅先生难道不想让老夫举荐你入朝为官?”
傅卿刚才打断他时,他说的就是这句话。
傅卿挑眉,“我可没有兴趣做什么老什子的官,还不如做个官家太太,整日与别人在后宅斗一斗打打牌来的舒坦,苏先生您说是不是?”
苏明昔苦笑一下。
他先前就看出傅卿对朝堂没有一点儿兴趣。
即便是身为女子,肚子里有如此多的墨水,眼界又如此之高,这样的女子哪个是没有野心的?十几年前,当今圣上的亲妹妹还不就是因为野心才丧了命,就连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也因此而丢了性命,当真是令人唏嘘。
长公主当时又是何等的风华绝代?
傅卿的身上正是有长公主当时的风范。
不同的是,苏明昔在她身上没有感受到一丝野心,那种对权力的渴望和对别人的控制欲,甚至是没有任何进取的心。
她与他们几个书院的老家伙交好,纯粹是兴趣使然,又想着为谢知礼铺路,而她督促谢知礼等人读书上进,也不过是打发时间罢了。
苏明昔第一次遇到像傅卿这样的人。
实在是伤透了脑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