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命不能丢的太廉价(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更何况上次在京城里的时候,她就已经见识过了青龙宫的这些人挖地道的本事,从那幢破旧的老宅子一直挖到京城外,着实不是一项小工程。
“你问这个做什么?”上官沫冷冷道。
百里月桐面色平静如水,清澈的眸光从众兄弟身上扫过——
“我以宫主的身份命令你,带着兄弟们从秘道里先行离开,这里就交给我了,想必他们正是四皇子派来找我的,只要找到了我,其它的事情也就好办了,这里已经暴露了,日后恐怕是不能再住。”
“如果就这样走了,你让青龙宫的兄弟们日后如何在江湖上立足,青龙宫的威望又何在?”
上官沫皱紧眉头,无论如何他是不会答应的,岂不是日后让青龙宫的兄弟们都在外面抬不起头来。
“是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上官沫,有一句话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百里月桐冷冽的眸光从男人脸上淡淡划过,清冷出声:“不要因为一时的英雄气慨,就让这么多兄弟陪着你一起玩命。命……不是玩不起,而是不能丢得太廉价。”
女人清冷果决的嗓音不禁将上官沫也震住了,宫中的弟兄窃窃私语声一片,似都认为百里月桐的话说得不无道理。
“就算是兄弟们都撤了,那些官兵也一样会追上来。”上官沫缓缓收回视线,不疾不缓的低沉道:“与其到时候再火拼一场,不如就在这里和他们干上了。”
“你带着兄弟们先撤就是了,剩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百里月桐淡淡道:“等你们安全撤离后,再想办法联络我。”
“你一个人留下来?”男人眉头紧蹙,似对她的这个决定很不满意。
“你别忘了我的身份,我可是四王妃,朝廷派这么多官兵来这儿,不也正是为了我吗?有我留下来拖住他们,你们才能走得更远。”百里月桐利落出声:“青龙宫所有人听令,现在就跟着上官宫主走秘道离开这里,其它事情日后再做商议。”
她的命令下,底下一片哗然,大家伙儿的眸光依然凝向上官沫的方向,青龙宫是上官沫辛苦打拼方才在江湖中立足的,在兄弟们的心中,上官沫才是真正的宫主。
上官沫咬咬牙,终于缓缓点头:“就听她的,兄弟们,跟我走——”
上官沫命令宫中的兄弟火速带齐了所以重要物什,进行秘道匆匆离去,临行前不忘深凝向站在山崖边,面若清风的女子,似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百里月桐回眸对视上男人的眸光,唇角微勾,扬起一抹如花笑靥。
“这里就交给我了,上官宫主路上保重。”
这还是百里月桐第一次称呼他为上官宫主,男人深邃的鹰眸闪过一抹异色,沉默不语,点点头,转身离去。
约摸过了一柱香的时辰,愈加能够清楚听见士兵们上山的悉碎脚步声,百里月桐淡淡扫了一眼,果然采用的是包抄围堵的战术,若是没有之前挖好的密道,确实免不了会有一场恶战。
一眼,女人便注意到了那抹熟悉的高大身影,君煜麟大概是没有料到上山后能如此轻易的找到女人,深邃幽暗的眸底也不禁划过一抹惊色:“桐儿——”
再见女人熟悉的倩影,君煜麟只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女人身上披着一件紫色貂毛长氅,看起来似很温暖,这也让男人两日来揪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落下。
“泽——”百里月桐水眸亦划过一抹光亮,没想到竟然真是他亲自带兵来找她,欣喜的感觉顿时油燃而升,她也迎向男人的方向奔去,同时不忘问到儿子:“布离现在怎么样?”
“他倒是无碍,本王差人请了几名奶娘留在将军府照料着。”君煜麟一把将女人搂入怀中,下巴轻抵着她的头顶,熟悉的馨香逸入鼻尖,莫名的满足幸福感油心而起。
“奶娘?那他会不会哭闹得厉害……”百里月桐皱了皱眉头,虽然孩子还小不懂事儿,可是没有娘在身边总让人感觉到心疼。
“这个……本王也不清楚,这两日一直忙着寻你。”君煜麟说到这儿,似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鹰眸警惕的抬起四下环望,低喃出声:“咦?这里怎么如此安静,他们人呢?”
百里月桐水眸亦划过一抹异色,上官沫带着兄弟们才离开不久,若是君煜麟起了警惕之心下山拦截,极有可能将他们拦截堵住。
“他们一大早便出山了,还未回来,臣妾正寻思着地形打算逃走,不想四爷就已经来了。”百里月桐水眸低垂,小声的道。
“出山了?本王现在就派人下山拦截,待他们回来时杀个措手不及。”君煜麟闻言,眸底划过一抹精光,他的话却也让女人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惊色。
“不要……”百里月桐脱口而出,眸光流转,轻言道:“依臣妾之见,若是现在下山撞个正着,他们岂不是更容易逃走,四爷倒不如就在山上设下埋伏,来个瓮中捉鳖。”
“这个主意倒似不错。”君煜麟若有所思喃喃道。
“禀报四爷,一个人影也没有发现。”
几队四下搜索的侍卫前来复命,恭敬的行了礼,小心翼翼的等候男人再度发号施令。
“传本王的命令,设下埋伏,各个要道全都设下重兵,待他们回山后杀他们个措手不及。”君煜麟一脸正色的低沉道。
“遵命!”伴随着将士响亮的嗓音,百里月桐心里也不禁暗暗松了口气,上官沫和青龙宫的弟兄们应该有足够撤离的时间了。
一直到夜幕降临,也未见半个人影,君煜麟深邃的鹰眸闪过一抹疑色,凝向坐在桌边饮茶吃着点心小食的女人,低沉道:“怎么到现在连个人影儿也不见?”
“看样子……今天夜里恐怕是不会回来了吧?”百里心晴秀眉轻蹙,佯装淡定的道:“四爷说……他们会不会是收到风声,所以逃走了?”
“本王是响午才接到消息,他们怎么可能早上就知道本王要来……简直是无稽之谈!”君煜麟摇摇头,若有所思的想着什么,深邃的眸光愈来愈暗,突然站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百里月桐水眸微怔,凝望着男人的背影正欲开口说什么,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已经出了门。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君煜麟一直没有出现,百里月桐隐约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就在她眯眸陷入沉思之际,房门突然开了,男人高大欣长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们恐怕是不会再回来了。”君煜麟眉心紧蹙,幽幽出声。
百里月桐小心翼翼注视着男人脸上的表情,缓缓起身迎上前去:“四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本王再问你一次,青龙宫的人当真是早上走的?”男人低沉的嗓音显然透着怀疑,透过不少蛛丝马迹表明,这些人离开的时间并不长,更重要的是,经过一番搜索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这一点似乎也应证了他的猜测。
百里月桐水眸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异色,撇开头清冷出声:“四爷这是不相信臣妾的话吗?”
闻言,男人眸光先是一暗,很快唇角勉强勾起上扬,露出一口白牙,朝女人步步逼近的同时,浑身透出的危险气息,让人感觉就像是只想要吃掉兔子的大灰狼。
“你身上这件紫貂长氅,也是上官沫给你的?他把你抓到这里两日,不仅没有为难你,反倒处处优待,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君煜麟挑了挑眉,眸底的疑惑更加深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